我是个不安分的人 一开始没想过出名

1月8日晚,“擦地哥”孟飞如愿登上他梦寐的CBA全明星赛场。启程北京前,孟飞特意换了个新发型,“精练一点,给大家一个好印象”。这一天,他已等待了两年。

半个多月前,孟飞写信给中国篮协,申请到新赛季CBA全明星赛场上去擦地。这封信在微博上爆红,也让“擦地哥”走进更多人的视野。

2016年10月,在篮球场上做了3年“擦地工”后,孟飞不顾家人反对辞掉工作,一边继续擦地一边寻找新的工作机会。有人赞赏他的认真,有人质疑他的动机。南都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。他为什么会坚持擦地3年?在急速收获名气后,他会作出何种抉择?

孟飞:篮协的复函是下午五点发出的,我当时在外面和朋友吃饭。手机没电直到晚上九点多才看到,当时心情比较平静吧,因为篮协发函之前我已经知道了。12月24日我被告知赛事主办方同意了。上上个赛季总结时篮协提到邀请我去全明星赛,但上个赛季我没等到邀请,所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想试一下,万一成功了呢?

孟飞:2016年5月份,央视邀请我参加一档节目的录制。当时让我去北京前写一封自我介绍,后来这个没用上,他们给了我另外的台词。这次我想争取到CBA全明星赛去擦地,又无意间看到这封信,后来请一个媒体朋友帮忙改了下内容和措辞。

孟飞:现在还是很平常,该干啥干啥。我觉得只要做得够好,机会来了就一定不会错过。

孟飞:2013年刚来深圳,有次在车站看到易建联的公益广告,“来了就是深圳人,来了就做志愿者”。最开始做义工,都是不拿钱的,每次比赛后,别人打车花20元,我可能走回去,回到已经很晚。第一次去篮球赛场擦地是2013年7月的四国男篮赛,有朋友推荐我去报名,当时有上百人竞争。因为平常做义工表现好,我被安排在内场(擦地)。我非常开心,又担心做不好。第一次接触国际赛事,能得到这个机会,当时有种优越感吧。那次比赛进行到第三天,我听说有人专门买票来看我。印象深刻的一次,是上个赛季宏远来深圳打客场,易建联为我鼓掌,然后天津外援泰勒送我一瓶饮料。我没想过到能得到这种肯定,这给我带来自信和动力。

孟飞:昵称不重要吧,别人喊得最多的是“飞哥”,也有叫“深圳万事通”、“坚持哥”的。

孟飞:之前为了擦地往返深圳和东莞,补贴还不够来回车费,也想过放弃。上赛季当我要放弃时,深圳男篮搬回龙岗,到家门口了,所以也没怎么耽误工作。他们还给我250元一场的报酬,算比较高的,就坚持下来了。毕竟不是说这3年,我都在做这件事情,只是业余时间,可能其中的1%的时间在擦地。平常一周最多也就两场比赛,而且只是年底才有。

孟飞:目前为止CBA参与了大概40到45场比赛,第一年是18场,后面就少一些。加上其他,3年大概80场比赛。

孟飞:我的设定是16到36岁,这是我自己制定的适用于这个赛场的一个标准。我现在组织了一个5个人的擦地小分队,这里面有些义工就是非常热爱篮球比赛的。平时我会要求他们开场前把衣服、鞋带塞好,场上一定不能有汗、篮网上乱扔的毛巾可以捡起来、场内不允许拍照等。

孟飞:我以前性格比较内向,想多认识些朋友,也不愿闲着,一开始是这么想的。后来成为义工组织者,学着管理团队。做国际赛事志愿者对我影响非常大,我还在ATP公开赛做过李娜的赛场助理。之前我对自己的定位是,我是农民。通过跟巨星接触,我感觉跟他们差别并不大。

一开始擦地没想过出名,只是觉得每一次做义工都是锻炼。自己本身愿意去这种赛事,买票去现场票价也比较贵,不太现实。做义工也是一种“等价交换”吧,每一场比赛出力干了活,能认识很多不同的朋友。如果当时我没来深圳,没做义工,现在眼界和见识也就和工厂普工差不多,可能两三年后,激情早已消失。我现在有些朋友是因为做义工认识的,我在义工界有一定名气。深圳是个年轻的城市,在这里通过这些让我融入,跟着社会一起去提升。

孟飞:上一份工作是做政务新媒体公司,跟政府打交道比较多。随着公司的转型,我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定位。我的计划是不能放弃去CBA全明星赛擦地这个梦想,如果不离职在公司那种忙碌的状态,可能不能继续去CBA擦地。现在辞职出来也能够拿到同样收入甚至更多,虽然不稳定,但至少是个锻炼。另外我报了专本连读,还想考网络管理员,之前根本没时间去做这些。我这个人是不安分的,所以就导致我目前这个现状吧。

孟飞:比如之前的工作,就是别人给我安排一些事情,我能够很好地完成,但我老想接触更多东西。现在收入时多时少吧,不稳定。我渴望改变命运,在别人看来自己就是农村人、比较低的层次。很多人只是因为父母条件比较好,我希望能通过努力赶上甚至超越他们,我一直渴望这样。

孟飞:每天早上6点到8点,花40分钟到深圳大运中心跑步。除了自己的公司,还到我挂职的朋友公司去做项目规划,有时接些活动做。每天的安排比较满,晚上回去十点多了,再看会儿《网络管理员》考前辅导书。我现在专本连读,睡得比较少,因为要考虑的事情很多,一般夜里一两点才睡觉。

孟飞:想拥有一家自己的公司,自己做管理者,这是我的一个终极目标。现在成立了一个文化传媒公司,就我自己一个人,平常会接一些活动策划。

孟飞:我的精神偶像是在部队时的指导员,这些年我从未忘记他,他告诉我每天在镜子前大喊一遍“我可以”,一直是我前行的动力。篮球明星里比较喜欢韩德君(CBA中锋),欣赏他的状态,球风很稳,2013年那会儿就特别喜欢他。

孟飞:对,包括擦地后,有球迷来找我合影,我很惊讶,他们没有嫌我丑。我在武校学武时,都不敢说自己会武术,因为也就学了那么一点。后来去了部队,连队表演时,我每次用东北话说就是“敢往上整”———跟那些人一起表演,才有了自信。2013年有媒体采访我,第一次看见自己登报,兴奋坏了,没想到我们家还能有人上新闻。

南都:除了擦地,你还在场上捡球,有人说是为了引人注意。你怎么看别人的不理解?

孟飞:帮忙捡球,是因为可以节约球员时间,比赛场上每一秒都是很关键的,我想帮他们尽量节省这个时间。我自己一直划清一个界限,有人说半句负能量的话,那么对不起,我们不能成为朋友。到目前为止,我身边所有朋友都充满正能量。刚开始可能会有一些人,但看到我的这种处理方式,也会有一定改变。身边的朋友都觉得我挺正能量的。

孟飞:我姨妈知道这个事情,有什么事父母通过她都会知道。我父母教育方式很传统,我从小被打到大。没有直接跟父母提擦地的事情,可能他们就想要我找份工作。当我有好的成绩值得他们骄傲,再告诉他们。

孟飞:目前没有特别明确的大计划和目标。我希望通过自考取得硕士学历。2013年刚来深圳时,我说过要在五年内买房,现在看来暂时实现不了。先通过努力去实现一些小目标吧。想通过努力买房,把父母接到深圳来。还有就是活成我追求的女孩喜欢的那种人,她是一位“足球宝贝”,也是在赛场上认识的。

孟飞:我觉得还是要稳步地发展。身边朋友都说,爬得越高容易摔得越狠,后面的东西顺势而为。“网红”这些没有太在意,它并不能改变我的生活。媒体蜂拥而至我是比较排斥的,有点浪费时间,毕竟擦地只是我生活的一小部分。

孟飞,23岁,陕西汉中人,15岁曾休学习武,2010年底入伍。2013年退役南下深圳,因做义工,陆续接触到国际赛事。2013年7月四国男篮赛后,正式开始“擦地”生涯。因为擦地动作迅速抢眼,很快为球迷所熟知,被球迷称为“擦地哥”。